牢记“北移精神” 不改奋斗初心
2019年04月24日 163 方新军 字号
分享到:

提到“北移”这个词,我不由自主联想到了北漂。北漂是一群离开故土、渴望改变人生而在北京艰难打拼、奋斗创业的一个群体。北移则是代表一群来自陕煤的拓荒者,告别繁华都市,告别舒适家园,一路北上,义无反顾在陕北这块人烟稀少、荒凉之地,冒风沙、战严寒、斗酷暑,扎根奋斗,不断壮大“陕煤力量”,书写“陕煤传奇”,彰显“北移精神”的真实写照。


“陕煤北移人”,是扎根陕北的“拓荒者”


我曾留心观察过,在榆林到西安的火车、飞机、高速公路上,每时每刻都能见到陕煤人的身影,他们如同候鸟一样,每隔两三个月,就从神木、府谷、榆林飞向南方的家,利用寥寥数日照顾老人、探望妻儿,复又匆匆北上,投入新的战斗。像这样候鸟般迁移的陕煤人,在陕北约有一万多人。


2009年初,作为陕煤“陕北二次创业”大军中的一员,35岁的我从环境优美的汉中,以“拓荒者”的身份,来到集团公司所属的神木富油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开启了自己人生新的征程。在国家级工业园区锦界,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们,开始了艰难的拓荒之旅。


总记得那些年的锦界,风沙很大,冬天很冷。我们在彩板房里蹲着吃饭,晚上在办公室里将就着休息。但那时的我们,因为有梦想,有追求,心中有对事业无限的追逐,浑身上下永远都是使不完的力气。


有奋斗,就会有收获。仅仅两年多时间,我们亲手建起了国内第一套中低温煤焦油全馏分加氢装置。这一套工业化示范装置在2013年获得了中国煤炭工业科学技术二等奖,作为项目总工程师的自己,此刻的幸福感和成就感,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


“陕煤北移人”,是敢于担当的“奋斗者”


2015年11月,我被组织安排到神木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担任常务副总经理,主管生产和技术工作。神木能源公司是集团公司所属神木煤化工公司与四家民营企业合作,于2009年11月成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公司拥有240万吨兰炭、四台50MW兰炭尾气发电、28万吨电石生产装置,是一个典型的循环经济产业链模式。


记得是2015年11月16日,我冒着瓢泼大雨,来到了神木能源公司。到了公司后,我连续多日在一线调研走访。此刻,我的心情难以平静。因为我发现产业链中关键的电石生产产量低、事故多、亏损大。仅2012年到2015年,产量一直徘徊在22-24万吨之间,根本不能实现达产,每年亏损都在5000万元以上。当时民营股东们已经绝望了,强烈要求关停电石生产线,不想再看到连年的巨额亏损。危情时刻,我主动请缨,向组织提出兼任电石分公司经理的要求。并豪情地立下“如果一年内改变不了电石生产现状,我立马辞职走人”的军令状。在人们的质疑声中,我开始了艰难跋涉。


2016年3月,在我兼任电石分公司经理后,面对困难,我与电石厂的班子成员一道,大刀阔斧开展了一系列管理创新、技术改造。有耕耘,就会有收获。从4月份到年底8个月时间,电石产量创下26.65万吨的历史新高,实现盈利800多万元。我还清楚地记得,当电石生产提前7天完成全年任务的时候,很多员工都喜极而泣、泪眼相望。因为在成绩面前,包含了他们太多的委屈和艰辛、汗水和奉献。


记得2018年春节期间,公司电石炉一台变压器因为触头松动而导致跳停,情况十分紧急。关键时候,我顾不上患病的家人,带领技术人员冒着大雪连夜晚赶往吉林长春,与供货商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案。面对我们这群如此敬业、执着的客户,变压器公司的领导甚为感动,他们二话没说,立刻派出最优秀的专家与我们一起分析原因,商讨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就这样,原计划三十天的检修计划,我们只用了九天时间,就恢复正常生产。像这样的情况,对我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


在陕北这块创业的热土上,说实在的,对于家人,我感受更多的是一种愧疚。我时常是每次休假一两天后,就匆匆回到单位。因为我感觉自己离开了生产现场,听不到机器巨大的轰鸣,看不见员工朴实的脸庞,心里就有一种不踏实、不真实的感觉。2017年,我们通过达产达效,使电石产量创下29.7万吨的历史记录,实现盈利4900多万元。其中33MW的密闭电石炉单炉实现年产7.4万吨,达到国内同行先进水平。2018年,我们的电石生产继续保持29.2万吨的较高水平,实现盈利6500多万元。电石生产的华丽转身,就是我们砥砺奋进、实干担当、勇于作为所获得的应有回报。


“陕煤北移人”,是逆势突围的“奔跑者”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在电石生产已经步入正轨的时候,我卸任了电石分公司经理。我不是因为怕苦怕累,而是因为在我们产业链中的发电环节上,也一直存在突出问题。我决定腾出时间和精力,去解决发电的问题。


记得2017年5月份,我兼任电厂总经理前,公司发电厂从2013年四台机组年发电量始终没有突破12亿度,兰炭尾气在火炬燃烧后直接排放,浪费能源、污染环境、折损效益。特别是存在的“氨法脱硫”严重制约发电厂正常运行的突出问题。为了取得解决问题的第一手资料,也记不清有多少次,在脱硫设备停运后,我只身钻进塔内,迎着刺鼻的氨味,在潮湿的塔内逐处察看,寻找发生问题的根源;也记不清多少个日日夜夜,我与技术人员一道,查阅资料、请教专家,制订解决问题的方案;也记不清有多少次,我和工友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刺骨寒风,一起在三十多米高的脱硫塔上检查检修。当腐蚀性的硫酸铵浆液溅在衣服上、溅在脸庞上时,我们全然不顾,为的就是早日解决脱硫塔的缺陷问题。


有付出就会有收获。通过我们技术攻关,消除缺陷,减少非停,2017年发电量比2016年多了3.6亿度,当年实现盈利1.52亿元,2018年发电15.7亿度,创下历史最好水平。如今,我们公司也成了神木煤化工产业公司乃至集团公司特色循环经济产业链的重要一环。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每每想到我的伙伴们全力以赴地工作,不计回报地付出,我真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自豪。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北移人”的无私奉献,我们陕煤的事业才会枝繁叶茂,基业长青。


“陕煤北移人”,是拼搏奋进的“追梦者”


创业是艰辛的历程,创业也是奋斗者的荣耀。2018年底,在公司股东会换届中,作为我们陕煤股东推荐的董事,我又被民营方股东推荐为总经理。


面对人生的重大转折,我没有喜形于色,更多的是一种责任,一种压力。因为经过这三年的发展,公司已经把生产的潜能挖掘到了极致。电石、兰炭、发电三大产品的产量已经达到或者超过了设计值,速度增长型的模式已经不再适用,未来只能走质量效益型的高质量发展之路。而转型就意味着变革,意味着阵痛。


有梦,就会有希望。踏上新征途,我也不断地思考着。因为我明白,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敢于否定自己,勇于超越自己,抛弃荣耀、重新出发。站在新起点,我将把专业化、规范化、精细化管理作为奋斗目标,充分释放管理的红利,力争使各项经营指标继续保持行业优秀水平。面对新挑战,我将积极探索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力争通过技术创新,采用先进的干馏技术,生产优质高炉喷吹料、优质活性炭,采用高效成分的干馏煤气生产甲醇、LNG等,实现企业效益的最大化,实现人生价值的再一次升华。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我们这群来自陕煤的“北移者”,已经在陕北这片创业的热土上整整打拼了十个年头,即便再苦再累,我们艰苦奋斗的初心永远不会改变。


我坚信,在“陕煤北移精神”的传承与感召下,将会有更多的大企业、更多的有识之士,与我们集结在一起,并肩作战、筑梦前行!

最后,祝愿我们陕煤这艘能源巨舰,扬帆进击,破浪前行,从三秦走向世界!(第7216期:第08版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