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以色列的成功看神木能源的发展
2019年03月26日 365 方新军 字号
分享到:

前一段时间,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发表了一篇文章《到以色列游学,让我深受刺激》,认真拜读以后,我也深有感触。以前也读过一本名叫《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的经济奇迹》的书——一个游荡了两千多年的犹太民族,在经受了无数苦难的洗礼后,终于在1948年建立了以色列国。当时在选择建国地时,他们拒绝了英国所建议的资源丰富的加拿大,而选择去《圣经》旧约上记载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而实际上只是寸草不生的沙漠地带。但就是在那里,他们完成了很多貌似不可能的事情,创造了以色列的经济奇迹。


_1024.jpg

以色列凭借世界一流的海水淡化和农业滴灌等技术,创造了农业神话。


以色列50%以上的国土是沙漠,这些地方的年降雨量只有2050多毫米,但它却是欧洲的“厨房”。以色列的耕地很少,600多万亩,大约只占国土面积的20%,但却使840多万国人实现了粮食的自给自足,其中水果、蔬菜和鲜花,除了满足国内需求外还大量销往欧洲。以色列凭借世界一流的海水淡化和农业滴灌等技术,创造了耕地农业总产值年增长率始终保持在15%的农业神话。


以色列拥有7000家初创公司(Start up Firms),美国硅谷的所有公司都在特拉维夫设有研发中心。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除了美国、中国,排在第三就是以色列。以色列拥有比美国、欧洲还高的人均创投资本,高科技部门贡献了以色列出口的50%、就业的10%,一个自然资源极度匮乏的国家,2017年的人均GDP超过了4万美元,而我们最发达的上海是1.78万美元,深圳是2.5万美元。


周其仁在文章中说,以色列的成功有三个原因:一是信仰的力量,二是探索未知的求知思维,三是逆水求难的哲学精神。


信仰的力量,以色列孩子从五岁起就要读两本书,一本是《圣经》,一本是《圣经》的解释叫《塔木德》。从小耳濡目染的熏陶,使他们从内心认为犹太民族就是上帝之子,并坚信不管千难万险,犹太民族终将变得更加美好。


探索的思维,犹太人从小就培养孩子的质疑精神和辩论习惯。这种教育方式养成了以色列人善于思考、独立思考的气质,敢于怀疑现有的一切习以为常的事物,从而构建出新的体系,创造出新的事物。


逆进的精神,以色列这个国家没有别的资源,就靠人所学的知识就可以把经济发展的非常好。我很早前听过一个故事,说的是我们陕西旬阳(也可以是甘肃会宁),说这个地方最大的特产就是大学生,与以色列一样也是自然资源贫乏,当地的孩子只有依靠文化知识考上大学,才能彻底摆脱世代贫穷的诅咒。以色列母亲们经常灌输孩子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理念,犹太人智慧书《塔木德》中也记载着“天下难做的事容易做成”的名言,鼓励每个人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去寻找新的机会。既然是人迹罕至,必然是困难重重,当然也是回报丰厚。


不管是周其仁先生的文章,还是《创业的国度》这本书,都给我们以巨大的启发。我们神木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经过了几届人的努力,逐渐实现了产业链协调发展,兰炭、发电、电石产能得到了最大释放,经济效益不断刷新历史新高的良好局面。但现在的我们却是走到了十字路口:兰炭产业走向不明朗、电石面临高耗能压减可能、发电机组装机能力太小(现在三十万的机组都是淘汰对象)等一系列问题都摆在我们的面前。如果继续保持现状不变,三年之内公司将会在各种风险中提心吊胆地度过,五年之后企业面临关停一定会是大概率的事件。


01.png

十年前的洁能发电分公司


想一想我们神木能源的第一代创始人,他们在沙漠上建立起来一座座当年技术最先进、单座能力最大的兰炭炉,无中生有地创造了“神木兰炭”这一新的产品。他们提供的兰炭带动了电石、PVC行业的蓬勃发展,生产的煤焦油成就了榆林版的煤制油技术(中低温煤焦油加氢生产汽柴油),并建成了当时国内最大的兰炭荒煤气发电装置。他们当年这种探索精神、执着追求和不懈努力造就了我们今天的辉煌。现在历史把接力棒交到了我们手上,能否延续和创造新的辉煌成为一个尖锐的命题。从兰炭产业发展的政策规划以及国家环保治理的决心意志等等迹象来看,神木兰炭下一步极有可能整合,全市只设立五到十家兰炭企业,单厂产能300500万吨/年,单座兰炭炉能力3050万吨/年,安全设计标准更高,自动化水平更高,所使用的原料煤粒径更小成本更低(3mm以上),含酚氨废水处理后达到二级排放标准后再进行清水熄焦,VOCs及异臭气味彻底消除,氨水分离罐标准化设计,产品原料封闭化存储,厂容厂貌整体上达到现代化工厂的要求。因为只有这样的兰炭企业才符合国家的发展要求,才具有继续生存与竞争的条件。


02.png

十年后的洁能发电分公司


现在的我们,必须继承和发扬老一代神木能源人艰苦创业的精神,以敢为人先的勇气和时不我待的担当,攻坚克难,再续华章。我们超前规划了500万吨/年新型兰炭示范性装置;增加兰炭气发电100MW;完成规划中的633MW电石炉的最后两台;利用电石尾气生产榆林极为短缺而我们生产成本极低的甲醇10万吨/年或者利用我们的煤焦油通过加氢工艺每年生产50万吨特种油品、芳烃等,最终建成一个年产值在60亿元、净利润在6亿元以上,绿色环保、循环高效、极具现代化的煤炭加工利用示范园区。这些梦想如果真的能够实现,神木能源将会成为神木兰炭领域的一面旗帜,也会成为陕煤旗下企业中的佼佼者。


现在,我又重新看了周其仁先生的文章,再次打量这个在艰难困苦的风雨中飘摇了两千多年的犹太民族,仅仅用了短短七十年时间,便无中生有在一半国土是沙漠的土地上,建设起一个跻身世界前列的现代化强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每每想到此处,都给人以深沉的感动和迸发的力量,让我对神木能源的未来充满了无限憧憬。